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
[心得] 小鹿──推理要在殺人後 02 (爆雷負評)(見3F)

本帖最後由 陣星 於 2019-2-1 17:05 編輯

這本書分成兩個部分,前面沉悶後面精彩。

水族館的部分嚴重缺乏吸引力。

殺人偵探的身分與手法在人物介紹無異於直接告知,閱讀中毫無吸引力。

兇手既不可惡也沒有給角色造成心理壓力,剩下來能吸引人的部分只有張藍跟密室解謎。

而我對張藍無法產生同情。

這個角色處於兩種矛盾之中。如果張藍真的想脫罪,一開始就不該找殺人偵探來。她想殺人,也想被阻止。在兇案後,她進入另一種矛盾,想脫罪,也想被制裁。

這些是我重新審視後得到的結論。

初次閱讀時,我看不清張藍的臉。

她想脫罪,刻意引導主角往錯誤的方向前進;她又不是那麼想脫罪,行為與手段不夠激烈。

她的想法隱藏在話語之中,而話語不如行動給人來得印象深刻,致使我看不清她到底是什麼人。

她說:「最後誰都沒救到媽媽呢。」她說:「我想親手殺死兇手。」

都是用說的。加上她就是兇手,又擅長算計,說的話無法讓人相信。

這裡少了行為與解說。

當然,要把一些東西加進去,篇幅勢必得拉長,平樂園的部分大概就不用寫了。水族館的簡單計謀不足以撐起整本書,把它縮減有道理,但應該能寫得更好看才是。

回到正題,一旦張藍這個角色元素被拿掉後,剩下來的密室解謎也不吸引我,整篇看下來只能用沉悶來形容。

這種沉悶一直延續到平樂園。

當平樂園中第一具屍體出現時,我想說:又來。

我的腦中勾勒出司馬霜假扮成司馬焰,事先殺人棄屍,再製造密室陷害男女主角的劇情。

第二具屍體出現後,打翻了我的推論,讓我精神一振。

也是這個時候,我才真正專注在故事裡。

不考慮兇手,不考慮手法,只是想要看到後續一頁一頁翻下去。

這次犯人步步進逼,制造的場景意外又有急迫性,給了主角莫大的壓力,是相當精彩的一段。

然後,整本看完,闔上書本後,我發現我被慣性耍了。

水族館的犯案手法是利用時間,在以為的犯案時間之外犯案。

我在平樂園讀到密室與屍體時才想說又來,腦補了一段。但平樂園的犯人做到了更進一步。

水族館的部分為平樂園起到了映襯的效果。

只是比較之下,沉悶的部分比重更大。



這個故事我不算喜歡,前面的部分比起說故事更像是在介紹與鋪墊,後面雖然精采,但我的耐心早已被消磨殆盡。

小鹿擅長的搞笑有被壓縮,殺人、屍體這些是很嚴肅的事,要認真對待當然不能用搞笑的態度面對,而推理故事需要敘述的內容不少,搞笑與正劇不能結合,就只能用來塑造角色了。

值得期待是男女主角的「兇手」與「被害人」關係能有什麼變化,「盲」這個強大的敵人再登場又有什麼邪惡計劃。

整體來說,後續可以觀望。

回復 1# 陣星


咬餌上浮 ^^

感謝分享心得
就說兔子是食物

TOP

本帖最後由 陣星 於 2019-2-1 17:45 編輯

我在寫第一集心得時寫得太隨便,必須反省,這裡會再寫一次。

第二集給我的觀感很差,後續部分不會再寫心得,這次也就真的暢所欲言了。



我們來把第一集拆解一下。

故事從有關殺人偵探的報導開始,至命案發生前我們認識了一點殺人偵探、助手莫向陽、張藍、許水悠四個人。殺人偵探沒有現身,但關於她的篇幅最多。

接著發生命案,並說明這是密室。

命案後介紹了警察司馬封,莫向陽與司馬封談話中得知了命案情報,兩人也談了一點殺人偵探的事。

42-69頁,是莫向陽與張藍兩人在查案。

然後張藍離開取鑰匙,殺人偵探登場,並宣告準備殺人。我們得知她的名字是陌羽。

案件陷入死胡同。

之後花了不少篇幅談殺人偵探,也談張藍。

陌羽扮演「兇手」,莫向陽扮演「受害者」,重現命案過程。得知兇手是張藍。

兩人最後見了張藍一面,我們又多瞭解了一點陌羽跟張藍。

終章後莫向陽載著陌羽回家,我們瞭解到莫向陽對陌羽的心情。



我們可以看出《水族館》的故事同時在認識人物與發展劇情。

認識人物部分,莫向陽、張藍、許水悠、司馬封,乃至只出場一下的許龐之都沒有問題。殺人偵探相關的內容卻過多了。不,不該這麼說,故事的重點是殺人偵探,介紹他是應該的,但殺人偵探的介紹與命案是兩條無關的線。交雜在一起就使故事的焦點跑掉了。

張藍的篇幅雖然也很多,但瞭解張藍同時也是在瞭解兇手,這可是與命案息息相關的。

而張藍的描寫過程有問題。

張藍是兇手,她會說謊,也會演戲。

讀者對張藍的瞭解卻多是來自張藍自己口述。

我們只能看到張藍的外部,她聰明、理智、善於算計。

我們無法看見這個角色的真心。真的想瞭解這個角色,她說的每句話、每個行為都要放大檢視。

張藍是一個不可信任的角色,她若不能成為足夠強力的角色,魅力是要大打折扣的。

其次,故事中試圖將張藍與陌羽兩人做對比,莫向陽總說兩人很像。注意莫向陽這麼說的當下讀者還不認識陌羽,對張藍瞭解也還有限,讀者無法從隻字片語中對兩人進行對比。



再說劇情。查案過程並不完整,還有很多能做的事沒做。

受害者遺體,受害者房間,嫌犯身上,嫌犯相關物品,這些藏滿細節的地方都還沒仔細檢查過。

劇情發展上理所當然,因為陌羽要進入狀態了,當下並沒有時間留給莫向陽思考。

但在劇情安排上效果比較差,在所有路都被堵死之前,就讓殺人偵探出來公布答案,答案給人的期待度就不高了。



然後,最重要的問題是:讀者為何想知道真相呢?

要讓讀者迫切想知道真相,基本有兩個方法,第一個是前面說的,將讀者能想到的可能性堵死,使讀者期待答案。注意這個答案必須使讀者信服。

第二個方法是使用情緒。

若找不出真相會發生什麼事呢?

前面是警察會把主角們會困在水族館裡,後面我們知道陌羽可能會殺了莫向陽。

困在水族館裡並不嚴重,讀者也不會相信陌羽真的殺死莫向陽。

女主角殺死主角這種事在劇情上是可能發生的,但小鹿一路走來的風格註定這不會發生,即使他願意承受損失粉絲的風險也不行。

回到原本的話題,莫向陽不適合作為恐懼情緒的投射。這種情況,改變投射的情緒或改變投射的對象都是個出路。



另外,這裡有一個嚴重的敘述錯誤。

隨著我轉身離開,陌羽的倩影逐漸從我的視線中消失。(P.073)





第二個故事《平樂園》。

這部分沒太多可說的,從頭到尾都處理的非常好。

開頭重申了莫向陽對陌羽的心情,我們也得知陌羽不願意傷害他人的心情。

之後陌羽傷害莫向陽的時候,讀者能感受到多種情緒在作用。

在結構上沒將這些情緒調合出一個強力的主體算是可惜了。



盲這個角色與張藍一樣是不可信任的角色。但他很強力。

盲不殺人、盲總是教唆殺人、盲是分析人類的專家。所有的提示一開始就告訴讀者了。

盲就在讀者的眼皮底下進行教唆殺人。

這真是高招。



最後,有一點我一定要說,張藍跟陌羽根本一點都不像啊!





開始進入第二集吧。

第二集一樣分成兩個故事。

第一個故事說的是被霸凌的女學生為了復仇,利用殘缺姬傳說的故事。

第二個故事說的是未婚生子的女學生死裡逃生後報復學院的故事。

第一個故事很片面,故事中心角色蕪人初登場背後浮現了一下血手印,下一幕被人欺負,再下一幕就應驗詛咒失去雙手,直至死亡。

以單獨的故事來說,這個故事很不完整。

蕪人長時間被欺負,這些過程讀者沒有參與,感受性很差。表現出來也只有被欺負→報復。除了司馬焰,周圍其他人的反應通通看不到。能將一個人逼到自殺是整體環境的因素,霸凌佔的成分很重,但不代表其他因素可以通通無視。

若將第一個故事視為第二個故事的踏板,第一個故事又說得太多了。

比起單一片面的故事,直接使用大量的案例效果會比較好。



看到最後我們可以知道,第二集說的是人的惡意。

但整個故事只有詭計是完整的,其餘都顯得支離破碎,敘述表現出來的效果很差。

所有劇情像是被刻意安排一般,角色沒有自己的內在邏輯,只是照著劇本演出。

最嚴重的部分是在莫向陽趕著去救千柚蠶的時候。

盲現身問了一句:「難道你不想知道,殘缺姬是怎麼把距離弄消失,只花三十秒就到達你們所在之處的嗎?」

然後莫向陽就賭氣要解謎了?

然後莫向陽就賭氣要解謎了???

這真的很瞎。



我給負評的主要原因,在於故事的不完整。

第一個故事我們看到蕪人自殺,使霸凌她的兩人相信殘缺姬存在。

接著兩人在石盒裡看到了兩人的照片,以為是對方放的,吵了一架。

然後呢?

這兩人到底受到什麼制裁了?

我整本看完後,再回頭,也只看到兩人說的,要回家跟爸爸說,要滅亡對方的家。

這兩人的父母是什麼樣的人?

不得而知。

這兩人在家中有多少發言權?

不得而知。

兩張照片這麼大的破綻,兩人真的永遠都不會想到嗎?

不得而知。

我什麼都不知道。

我只看到她們吵了一架。

然後呢?

然後呢?

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。

蕪人的死,我只看到她的懦弱,將復仇希望放在渺茫的可能性上。



第二個故事問題一樣。

我不知道把嬰兒的手銬在床上的是誰,我也不認識闕梅學院的高層。

同樣的,我不知道這些人會不會被抓,會被判多重的刑。

闕梅學院是可能關閉,但闕梅學院對這些人有多重要?

我不知道,也許這些人最終只是承受了經濟上的一些損失呢?

這麼不確實的復仇,還要賠上自己跟女兒性命,真是一點都不划算。



談談詭計部分。

第二集的詭計是連在一起的。包含一開始說的死而復生,結尾時殘缺姬某種意義也算是死而復生了。

第一個故事的詭計加深了人們對殘缺姬傳說的記憶,使第二個故事的詭計更加完整。

而整個故事最大的問題就是太專注在詭計,把其他部分忽略了。



我在寫小鹿的故事心得時是把標準放得比較高,因為我知道小鹿能做得更好。

小鹿很擅長描寫人物互動,在一個段落裡迅速帶出角色特色,制造各種有趣的狀況。

這種手法描寫角色小說時很有用,但放在推理小說內就不是那麼適合。尤其這本的內容又這麼嚴肅。

除了第一集的平樂園,莫向陽經常用互動方式查案,沒有任何比對與驗證,毫無意外,這些故事中,給莫向陽提供消息的人都會說謊。

犯人會說謊跟演戲是理所當然的事,但每一次負責引導的也都是這些人,這直接限制了故事的發展。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