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Board logo

標題: [討論] 這個故事在說什麼?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陣星    時間: 2018-2-6 15:57     標題: 這個故事在說什麼?

我們都知道,故事會有主線跟支線。

主線是故事真正要說的部分,它通常代表一個概念。例如我們說:真心會得到真愛。

這個概念會成為故事最重要的準則,任何其他概念與它衝突時都得靠邊站。

用上面的概念去設計故事,我們會得到一個想要真愛的主角,這個主角的基本變化曲線有三種。

一個真心待人的主角,他會經歷各種考驗,但始終保持真心,並得到真愛。

一個真心待人的主角,他經歷考驗後被打垮了,但最終回歸真心,得到了真愛。

一個不真心的主角,經歷各種事情後,瞭解真心的重要,變得真心待人,並得到真愛。

看上去很單調對吧。

但如果我們把考驗、主角性格構成、人際關係也考慮進去,故事就複雜多了。

我們還可以把故事變得更複雜,但在故事複雜化之前,要先瞭解所謂的簡單是怎麼回事,才能在這個簡單的基礎上,進行複雜化。

所謂的這個故事在說什麼,就是故事中主要傳達的那個概念。

不用概念可以嗎?

可以,但如我上面所說,要先從簡單的開始,瞭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之後,才能進行複雜的變化。



以下是一點雜談

我之前說過,純喜劇要跟讀者保持距離,現在做出說明。

我們童年看的動畫,大多是某些動物角色,當中有特別壞的動物,他們總是打著壞主意,然後遭遇悽慘的下場,孩子們在電視機前笑得合不攏嘴。

為什麼呢?

因為我們看到壞蛋受苦不會激發同情心?因為隔著屏幕、因為誇張化的手法所以我們知道那是假的?

孩子們不站在壞蛋那一邊,他們也知道這些角色不會真的死去,而是受到了該有的懲罰。

萬一壞蛋角色與孩子們太過親密,呈現出來的效果可就完全走樣了。

在這樣的純喜劇中,好人角色多數是處於反擊狀態,他們並非是完全的好人。若他們與孩子們太過親密,孩子們感受到的情緒會更強,一旦他們特別向著某個角色的時候,作者對這個角色能做的變化就少了,故事能有的變化也會減少,這未必是好事。

這些純喜劇是以有趣為第一標準,孩子們仍然會喜歡角色,與角色感覺親密。但那是經年累月的熟悉帶來的效果,並非故事本身想要呈現的效果。

寫到這裡,我突然發現討論這個沒有意義。

因為單純的喜劇已經太少見了,現在的故事多是悲喜參半。



再談一點所謂的故事準則。

我之前好像有提過一次:寫作無定式。就是寫故事沒有固定的方式。

把故事準則拉出來看的時候,後面都有一個「但」字。

要與讀者保持親密,但不能太親密。

敘事要集中,但不能太集中。

人物要真實,但不能太真實。

行文要簡潔,但不能太簡潔。

每個作者寫出來的故事都落在「要……但不能……」中間,也有個別極端的例子。

拿簡潔這一點來說好了,有將簡潔發展到極端的極簡主義,也有根本不管簡潔,只考慮人物個性感的寫法,這都是極端的例子,它們寫出來的故事不成功嗎?

把那些成功的例子攤開來看,重點又並非只是簡潔與不簡潔的問題。極簡主義的故事中該有的架構都不會少,敘述語調也符合人物性格。看似完全不簡潔的故事,敘述者除了強烈的個性感外,多數時候也都會言之有物,而不是以耍弄讀者為目的。

如果寫故事真有什麼黃金定律,那也只會是根本的讀、思考、寫。

讀要廣泛的讀,不只是優秀的故事,與故事完全不相關的書籍也要讀,以及從現實中去讀。一定要培養出自己判斷力,判斷哪些該吸收,哪些是沒用的廢棄物。

怎麼培養?讀完要自己思考啊。

思考是很麻煩的一件事,這世上似是而非的道理太多了,很容易鑽牛角尖。感覺自己要走進死胡同的時候就停一停吧,先把看不懂的道理放一邊,總有一天會有靈光一閃的時候。

另外,過度思考不是好事,若發現自己有越來越悲觀的傾向,也該停一停,找朋友一起玩玩。

寫是最簡單卻最難堅持的,每天都要寫點東西,到自己不寫點東西就全身癢的時候算是成功了一半。不一定要寫故事,寫日記、寫故事點子都可以。

要想進步快一點,那就一次只寫一件事,能把一件事寫透徹了,那就算是成功。



談談大眾類故事。

我們說大眾,什麼是大眾?

有人聽到這兩個字就皺眉了,以為大眾就是追在大眾屁股後面跑。

大眾是指多數人,大眾類故事就是寫給多數人看的故事。

有人說讀者是嗜血的,故事中沒有腥羶色就不能吸引讀者。

不是這樣。

如果那些故事中的腥羶色真的發生在現實中,到底有幾個讀者會興奮呢?

會有那樣的讀者沒錯,但絕對不是多數。

我們看的故事很血腥、很黑暗、很色情,現實中我們卻不會受得了。正是因為隔著文字或屏幕,我們才能接受那樣的事情發生。

因為某種程度上,我們知道那不是真的。或者說,我們知道那離我們的現實很遙遠。

讀者真正喜歡的不是腥羶色,而是強烈的刺激,腥羶色容易達到這一點,才造成這種誤解。

強烈的新鮮感就是很好的刺激,輕小說剛開始吸引讀者就有這個原因。

大眾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,最好的大眾故事是要走在大眾前面,而不是追在大眾屁股後面跑。

要怎麼走在大眾前面?

你問我?我哪知道。

我只是傳達概念,不是來解謎的。

我確實有我的答案,但這畢竟只是我個人主觀的產物,沒有驗證,我也無法向別人傳遞。

所以我在寫建議的時候,拿掉了這一點,盡量不考慮大眾,純以作者的意圖為優先考量。

另外,我取消了給編號的做法,3000字我能給的建議不多,很快就寫完了。




歡迎光臨 鍵盤輕小說研究社 (http://jplightnovelc.s-club.tw/) Powered by Discuz! 7.2